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在线玩
陜西傳媒網 >>  陜西 >>  陜西社會

劉文西的藝術人生:半生青山,半生黃土

作者:路潔

發布時間:2019-07-08 11:05:00

來源:

09k6p8k0.jpg

2019年6月15日張小琴教授陪同劉文西老院長參觀西安美術學院《時空留痕》本科畢業展,老院長看的很仔細,一幅都不愿錯過 攝影:茍秉宸

劉文西,一個對黃土地戀戀情深的畫家,從上世界50年代起走遍了黃土高原的溝溝坎坎,畫盡了風土人情,但卻是個地地道道的南方人。吳作人曾用“半生青山,半生黃土”來形容劉文西的藝術經歷。從小橋流水的江南,到雄渾壯闊的高原,劉文西對藝術的感悟隨著生活發生著變化。或者說,藝術的感召讓他選擇了陜西,選擇了黃土地。

“走工農相結合”的道路

劉文西1933年生于浙江嵊州。1946年在陽山中學讀書時,第一次聽到美術老師講到世界上有個大畫家叫“達·芬奇”,當時譯文是“達文西”。劉文西便想:我們都是“文西”,他能成為大畫家,我為什么不行呢?從此,劉文西更加發奮了。

1948年,劉文西的二舅錢孝衡(曾任上海科技大學副校長)陪他看畫家商敬誠的花鳥畫、人物畫,劉文西得到了很大的啟發和教育,他一直把商敬誠看做是他畫畫的啟蒙老師。

1950年,劉文西就讀于陶行知創辦的上海育才學校,拜王琦為師。17歲的劉文西,聽王先生講課時提到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這是劉文西學習美術后接觸到的正式的理論指導,也成為他藝術創作的畢生追求。劉文西曾說:“雖然當時我年齡不大,但這個理論在我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從此我知道了文藝是什么,知道了文藝與人民、與革命、與政治的重要關系。延安文藝座談會的講話使我明確了自己的創作方向,即‘文藝為工農兵服務’;明確了創作道路,即‘走工農相結合’的道路。文藝方向和文藝道路是進行美術創作的關鍵。這對我以后的創作生涯都起了重要的,甚至是決定性的作用。我不再盲目了、不再不懂事了。我非常明白我為什么畫畫、為什么人作畫。”

由此,劉文西深知畫畫不能光在書房里練技術,一定要與社會實踐相結合。所以,每個假期回農村老家,白天在田間勞動,晚上收工就在村頭畫速寫。在育才學校也經常參加社會活動,在校期間參加了皖北、亳縣等地的農民運動。參加抗美援朝活動,并在學生會擔任工作,向報刊投稿的稿費還解決了自己的部分讀書費用。

首先要把中國的藝術掌握好

1953年,劉文西被浙江美術學院(今中國美術學院)五年制國畫系錄取,進行了嚴格的美術基本功訓練,包括素描、速寫、解剖、透視、色彩等。浙江美術學院的教學和訓練,為他打下了堅實的繪畫基礎。當時方增先、宋忠元、李震堅、周昌谷、顧生岳等美術界前輩都曾在浙江美院授課,教學生創作和實踐。學校當時還要求學生到各個地方去實習寫生。

與劉文西亦師亦友的方曾先,當時是劉文西班級的班主任。華商報記者昨日采訪評論家程征時,他說在方先生眼中,劉文西是個可愛的班長。一次,方先生帶學生去爬黃山寫生,當時沒有纜車,老師學生們都背著鋪蓋、畫具一起爬山。到了一個平臺,大家都累癱了,坐下來休息。只見劉文西背了三個人的行李爬上來了。原來是幫其他同學背的。上來之后,行李一扔就往山下走。老師叫住他問:“怎么還往山下走呢?”劉文西說:“我在半路看有個景色好,我要去畫一下!”

劉文西在浙江美術學院時,主要學習的是俄羅斯素描的風格,比如契斯恰科夫、列賓、蘇里科夫等的現實主義繪畫。俄羅斯的現實主義繪畫風格給他很大的啟示:中國人的繪畫怎么可以不去表現中國人民的生活呢?后來劉文西走上了中國畫的創作道路。原因就在于,他認為:“作為中國人,首先要把中國的藝術掌握好,要用中國傳統的藝術方式去表現中國的社會現實,要用水墨表現出人物的立體感和個性特征。”

大學畢業實習時,正趕上1958年山西永樂宮搬遷,當時的文化部、文物局曾組織中央美術學院和浙江美術學院的幾十位師生,將永樂宮1000多平方米的壁畫臨摹下來,以防搬遷過程中有個閃失,以便有個恢復的依據。劉文西和同學們參與其中,中國古代壁畫工筆重彩的繪畫技法深深地影響了劉文西。

陜北延安 跟人民在一起

畢業實習時,劉文西從山西永樂宮轉到延安,開始在延長油礦,但他覺得還不夠深入人民的生活,于是后來去了毛澤東主席住過的幾個村子,比如楊家嶺、棗園、王家坪、鳳凰山等,在楊家嶺一個毛主席警衛員住過的地方住了很長時間。

劉文西向當地老百姓了解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過程、背景,向農民了解了毛主席在楊家嶺的一些日常生活,散步、開荒、種菜、在麥場上看書等。在延安的這一段實習生活,劉文西真正跟陜北的農民在一起,真實地了解了毛主席當年的生活,全面考察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的背景,這些對他創作的影響很大。

美術評論家程征透露,劉文西在延安寫生的工作量之大難以想象,大量用鉛筆、炭筆畫的速寫非常具有感染力。此后,劉文西曾數十次去陜北寫生創作,足跡踏遍陜北的山川溝壑,并與陜北人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創作了大量表現陜北革命歷史題材和人民群眾風土人情的作品。

劉文西到陜北實踐寫生,不是浮光掠影地去畫畫風光、人物,而是先和當地人交朋友。他曾講述在陜北認識的最久的朋友之一景聚才,兩人在楊家嶺認識,景聚才說起自己家時只說要翻一座山,沒說具體村子。幾年后,劉文西回到陜北想去找他,就翻過那座山。冬天山上有雪,翻過山后坐在雪上滑了下去。因為不知道景聚才在哪個村子,劉文西就開始喊他的名字。正好被景聚才母親聽到了。母親說景聚才到別的村子了,不在家。劉文西就在他家住了一晚上。后來才知道這個村子叫常溝村。兩人一直保持聯系,劉文西說:“他身上的陜北農民味兒特別濃,給我留下的印象很深。”

1126125.jpg

2019年6月15日張小琴教授陪同劉文西老院長參觀西安美術學院《時空留痕》本科畢業展,老院長看的很仔細,一幅都不愿錯過 攝影:茍秉宸

教書育人,身教勝于言傳

畢業后,劉文西被劉蒙天院長選調分配到西安美術學院工作,一同來的還有畫家陳光健。

評論家程征回憶:“當時我在西安美院讀書,雖然沒有直接受教于劉文西,但聽很多同學說過劉文西對學生非常嚴厲,對學生要求很高,如果學生不努力,他是不客氣的。但是他對學生的優點也不吝贊賞,以他的繪畫成就和功力,學生的畫一眼就看透了。”

劉文西對學生的影響,不僅在言傳,更在身教。程征評價劉文西“中國美術界最勤奮的畫家”“他畫過的速寫堆積如山,用一切可能的時間畫畫。他的成就是用時間、勞動換來的。‘文革’期間,劉文西白天被批斗,為怕他出意外,就讓學生晚上看著他,結果學生回來直呼‘不得了’,原來看到劉文西在畫畫。”

“文革”后劉文西帶著學生再次來到陜北。當時大家都睡大炕,大家起來后發現劉文西不見了。原來他一大早爬起來,從灶上摸兩個冷饃揣到兜里就出門去爬山了。頭一天畫速寫,快下山時他看到的高原非常漂亮,就打定主意第二天一早去畫,從早上畫到天黑,完成了一副大型速寫。他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告訴學生,藝術家應該怎么對待藝術。

人們印象里的劉文西,往往是一身中山裝,戴著軟帽,這身裝束已經是他的習慣穿著。程征說,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過來的人,對這樣的服裝有些偏愛,但更多的是因為生活簡樸。他回憶說:“1973年春節前,劉文西等美術界人士到戶縣去指導農民畫,他穿衣吃飯都不講究,嘴上吃著東西,腦子里還在想著畫,輔導農民畫出《采藥歸來》等作品。他的思想總是圍繞著畫畫,在戶縣期間,劉文西在路上看到一個農民,追了人家很長時間,軟磨硬泡‘能不能讓我畫畫你’。”

西安美院美術館直到今天還珍藏著一副劉文西臨摹的任伯年大型繪畫作品《群仙祝壽圖》。上世紀60年代,西安美院曾讓劉文西、陳光健、呂安維拿著5萬元去南方買古畫,用于教學。當時任伯年的這組工筆重彩作品沒有買成,劉文西硬是臨摹了回來。劉文西臨摹的作品并不多見,這一方面使得這組作品顯得彌足珍貴,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劉文西對教育的傾盡心力。

晚年,劉文西與病魔作斗爭,幾次病危,又幾次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繼續畫畫,生命之頑強令人感佩。程征說:“2014年,劉文西在五指山休養,我和他待了兩三個月時間。海南的冬天溫暖如夏,但劉文西穿著棉衣說‘我冷啊’。我聽了非常心酸,因為他連曬太陽的時間都不給自己留。當時他每天天不亮就起來畫畫,一直畫到天黑。”劉文西的一句話讓程征覺得非常驚訝和悲哀,那就是“可以畫的東西那么多,我才畫了一點點”。

這一次,劉文西告別了他所熱愛的人民,和熱愛的繪畫事業。愿這位對西北黃土地有著深厚感情的老人一路走好。黃土地不會忘記這樣一個將大地之美、人民之美展現于畫中的偉大藝術家。 記者 路潔

1126113.jpg

2013年2月22日上午,黃土畫派創始人劉文西帶領著黃土派藝術家第二十一次來到陜北進行采風。 記者 趙彬 攝

>>業界追思

陜西藝術大家悼念一代巨擘劉文西

他的成就 當代藝術高峰的代表

劉文西去世令我震驚和悲痛。我只說他的生命力頑強,能活百年,沒想就走了。他是這個時代偉大畫家,有那么多的名作存世,人又好,單純,真性情,典型的大藝術家的氣質。他的去世是陜西的重大損失,是中國畫壇的重大損失啊!

——中國作協副主席、陜西省作協主席賈平凹

驚悉劉文西老師仙逝,震驚之余悲痛欲絕。

劉文西老師七十余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從事美術事業創作,以陜北為背景,成為新中國的人物畫杰出代表人物之一!劉文西老師的逝世,是中國美術界的巨大損失。我將繼承先生藝術創作的嚴謹創作態度,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將先生留下的創作激情發揚光大。

——陜西省美協名譽主席王西京

劉文西老師在中國美術界有四大貢獻:一、他是中國美術事業發展和建設史中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將革命現實主義和革命浪漫主義有機結合,是中國畫新時代發展的豐碑式代表。二、劉文西老師是踐行藝術創作“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服務人民、服務社會主義”理念的典型人物。三、劉文西老師是中國人物畫創作中的里程碑人物,他的藝術創作是不可多得的教科書式的教材。四、劉文西老師一生的藝術創作為中國美術史的發展增添了華彩樂章。

作為西安美術學院現任院長,我在這個工作崗位長期得到劉文西老師的鼓勵和支持。今后我們將繼承延安精神,以先生為榜樣,將長安畫派、黃土畫派發展好、建設好,為陜西文化藝術事業做出更多的貢獻。

——西安美術學院院長、陜西省美協主席郭線廬

驚聞劉文西老師逝世,噩耗傳來,非常悲痛。

早在我上美院前,就為劉老師的作品所震撼,1958年劉老師調來西安,我就是他的第一代學生,雖然后來我畫了山水,但始終受老師至真至誠的藝術精神的鼓舞,近年來隨老師黃土畫派的足跡,積累了大量的創作素材。

劉文西老師的逝世是我國美術事業的重大損失,悲痛之余,要在劉老師藝術精神鼓舞下,為中國社會主義美術事業而繼續努力。

——黃土畫派代表人物之一,著名水墨山水畫畫家崔振寬

驚聞劉文西先生病故,心里很悲痛,劉文西先生的去世是我們陜西美術界乃至全國美術界的巨大損失。回顧劉文西先生的一生,他是1958年來到西安的,應該說是在西安度過了他創作最輝煌的時刻。我記得他是60年代畫的國畫創作《吳起會師》、素描《毛主席和牧羊人》等作品,反映了毛主席和中國革命在延安十三年的革命歷史,描繪了陜北人民熱愛黨,熱愛社會主義的一種精神面貌和生活狀態。他用中國化的方式描繪了陜北人民的生活,立起了一塊中國美術史的豐碑,還給我們樹立了一個長期堅持深入人民,扎根生活,創作革命歷史題材的榜樣,在中國美術界也是屬于鮮見的、旗幟型的人物,他是豐碑式人物。

——陜西省美協名譽主席、長安畫派研究院院長趙振川

劉文西先生不僅是我的恩師,還是我的親人,他走的如此突然,令我非常震驚和痛苦。三四天前劉老師還召集我們開會,研究吸收幾個新會員的事情,當天我們感覺他面色略有不妥,但是只要席間說起畫、談起藝術來,劉老師就神采奕奕。后來聽說第二天他就不能進食了……去年他在海南的301醫院治療時身體狀況非常不好,扛過來后回到西安,身體稍有好轉就下鄉去了華山、甘肅寫生,只要能動,他就在為藝術作奉獻。藝術支撐他成為頑強的抗病斗士,他是真正的人民藝術家。他的藝術成就,不僅是陜西藝術家們的驕傲,也是當代藝術高峰的代表,得到全國藝術家們的尊重。今天對于我,是親人的離世,我哽咽難言。

——陜西黃土畫派藝術研究院副會長、陜西國畫院副院長郭全忠

驚悉人民藝術家劉文西先生仙逝,無任哀慟!我與文西先生相交五十余年,今日一別,后會無期!文西先生終生獻身于藝術,獻身于西部,獻身于人民和土地。他幾十年如一日,以滿腔的摯愛踐行毛澤東文藝思想,竭誠地以自己的藝術服務人民。文西先生是我們時代的一座藝術高峰。他描繪延安時期和陜北父老鄉親的大量佳作,是中國當代美術史上的重要篇章,他創立的黃土畫派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影響廣泛的美術流派。作為新中國著名的美術教育家,他哺育了幾代美術人才,他的思想和藝術潤澤了千千萬萬學子。文西先生豐碩的藝術成果和高尚的人格精神將永垂青史!

——著名文化學者 肖云儒

驚聞先生辭世,西安中國畫院全體畫家們極為沉痛!王西京老院長正在國外寫生,得知噩耗后馬上發來唁電!

我們西安中國畫院從王西京老院長到我,再到現在在職的80后、90后畫家們,幾乎全部都先后畢業于西安美院,都先后直接或間接地接受過劉老的耳提面命和言傳身教,他為人民、畫人民的現實主義創作思想深刻地影響了我們一代人!1988年我在興國寺老美院上大一時,劉老師還給我親手改過人物素描。我們開展“西安文脈”工程時,很多時候都是以劉老的大型人物組畫為創作指導思想,來指導和激勵畫院廣大中青年畫家的。

歷史和時代會銘記他,我們會永遠懷念他!

——西安中國畫院院長 王犇

劉先生曾對我們講他要活120歲,這好像是個調侃。看似笑話,其實也是他真實的一個愿望。他給自己預設的問題太多,120歲未必都夠做完。

他的一生給我們留下的財富非常寶貴,也非常豐厚。他的成長實際是跟新中國的成長基本同步。他的基本功非常扎實、非常嚴謹。有了扎實的基本功之后,他的現實主義寫實創作得以如魚得水,隨心所欲。他是最有代表性的畫家之一。達到他高度的人不多。他奮斗了畢生,大大推進了中國人物畫的發展!他為中國人物畫畫科的發展史堆砌了一個堅實的臺階。

劉文西不僅僅屬于陜西,還屬于全國。所以他的貢獻不是地方性不是局部,而是到達了整體,必須從整體來看。其實他的歷史地位早就奠定了,他的重要性不容置疑。

——西安美院教授、博導著名理論家程征

我不相信劉老師走了,因為他說要活過120歲。我信這話,他的一次次險情都挺過來了。但當我打電話到西安美院時,我的大腦幾乎空白了,劉老師真的走了。幾乎整個下午,我腦海中浮現的全是劉老師穿身著淺灰色中山服,頭戴淺灰色帽子的可愛形象,上個月在西安美院與他合影,包括前年、去年、今年幾次與他一起的照片還在手機里。我真的感覺他并沒有走。我在想,劉老師其實早就變成了一種精神形象。劉老師并沒有離開我們,他的精神將永遠鼓舞著我去繼續自己熱愛的繪畫。

——陜西省美術博物館館長、陜西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羅寧

上世紀60年代,裹挾著《祖孫四代》登上中國畫壇的劉文西先生,持之以恒,一直用接近幸福的方式,勉勵自己。雖然早已從西安美院的院長位置上退了下來,但劉文西依舊是我們談論西安美院、陜西畫壇以及新中國人物畫時,繞不開的藝術家。

如果一個藝術家總是和某段歷史“狹路相逢”,那么這位藝術家的存在,便必定在藝術史中具備了形態學的意義。在劉文西的形態學意義里,我看重的是60年代的劉文西以及他那堪為經典的《祖孫四代》。因為,劉文西那時的作品不但有著自己的血水,而且毫無此后的“沾光”成份,那是一種發自肺腑的純粹!

劉文西的意義有很多,而真正被挖掘出來的并不太多。我個人以為他的影響90年代以前就完成了。他的偉大在于開創了一個時代;他的遺憾在于沒有走出那個時代。他晚年一直把自己留給過去了的時代,而不是未來。不過,即便如此,我依舊要強調,劉文西是新中國美術史具備重要意義的藝術家。在新中國美術史,尤其是人物畫的創作方面,他的影響超過了與其同時代的很多藝術家。他的創作值得我們付出所有的敬意。

——藝術評論家張渝

(注:部分內容有刪減)

華商報記者 王寶紅 吳成貴 羅媛媛

責任編輯:同海怡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 陜西新聞

  •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www.qqtif.tw.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在线玩 白小姐旗袍正版ab图纸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新疆35选7的中奖规则 金沙棋牌游戏大厅 大乐透28期预测技巧 体彩p3字谜总汇 公式规律吧个人 幸运赛车玩法 新11选5是合法的吗 福彩中心投注站